<menuitem id="im2vm"><object id="im2vm"><wbr id="im2vm"></wbr></object></menuitem>

    <mark id="im2vm"></mark>
    1. <meter id="im2vm"></meter>
      
      
        1. <listing id="im2vm"></listing>

          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春风十里荠麦青青

          第十一章 安生

          春风十里荠麦青青 月小汝 3156 2018-10-26 12:00:12

            栾凤瑜和萧辰逸两人又谈了很久,从兵力调配谈到燕都的故人近况。事实上,是栾凤瑜一个人在那里说,萧辰逸在一边低垂着眸子听,时不时回答两句,也不知他究竟听进去了多少。

            ?#21834;?#23478;父今日来信,说朝中局势变幻不定,太子无能,诏书虽未下,但东宫?#23383;?#24050;成定局。端王和睿王各自掌着一方兵力,实力相当,而今两人阵营的将军又在争五万禁军的领权。?#35828;?#21644;睿党明争暗斗,将朝堂搅得甚不安宁。但要说这东宫之位……胜?#39318;?#22823;的还是那位……”

            我突然就明白了她指的是谁,心漏跳了一拍,给萧辰逸捶胳膊的手顿在空?#23567;?p>  “穆王握的筹码最多。他背后是国舅在南疆和燕都十万余的兵力,结发妻子又是宰相的长女。这可算是一步好棋,宰相德高望重,其婿自然也不会?#30591;?#22914;此一来,朝中人?#38405;?#29579;好感?#23545;觥!?p>  萧辰逸轻轻摇头,“二哥和五哥操之过急,如今朝中局势,宜静不宜动。鹬蚌相争,渔翁得利,三哥迟早会拿下五万禁军。”

            栾凤瑜看着萧辰逸,眼中明明灭灭,闪着犹豫的神色,“辰逸,容我说一句话,你可知,你?#24425;?#20010;?#39318;櫻?#36824;是这一众?#39318;?#20013;文武最出众,战功最卓著的。若你持了这?#26412;?#30340;军队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栾帅过誉了。”萧辰逸的眸子渐渐冷的像冰,“我无半?#20013;?#24605;搅进这一?#19981;?#27700;。刚才的话,我就当没有听见。请回去转告栾老将军,若他和?#26412;?#19981;愿归在端王,睿王或是穆王任?#25105;?#26041;麾下,就在别的?#39318;?#20013;另寻明主。辰逸离开燕都时曾发过誓,不慕名利,不思荣华,只为燕国百姓开疆守土,除大凉之患。”

            “罢了。”栾凤瑜?#31350;?#27668;,“辰逸,你和我的预料真是分毫不差。我就和老头子说你是个超脱世俗的性子,果不其然。”

            有人在医帐外边喊栾凤瑜,她起身,我第一次见到她俊俏的眉眼间露出些许疲惫,“辰逸,我先去料理一些事情,你好好养伤,进入函授关的军士我会尽快调来。”说罢,转身而去,枣红色的披风在身后飘扬。

            “什么时辰了?#20426;?#33831;辰逸合了一会儿眼,问我。

            我掀开?#39318;?#30475;看外边,天边隐隐泛起了一抹鱼肚白,“天快亮了。”

            “嗯。”他掀开身上的被子。翻身起来。

            ?#21543;?#24069;你是和安安静静躺着这个姿势有仇吗?#20426;?#25105;哭笑不得,“你又要去干什么?#20426;?p>  萧辰逸俯身去取靴子,“我需出去查看伤亡,安抚军心。”

            ?#21543;?#20129;人数柳锦不是?#23478;?#32463;报给你了吗?莫非脑子真的糊涂了?#20426;?p>  萧辰逸面色阴沉了一下,“他们皆是我的兄弟,我要?#36864;?#20204;这最后一程。”我给他亲手一点一点包扎,知他浑身上下都是伤口,弯腰起身这些最简单的动作都会牵扯着导致剧痛。但他面色如常般冷静,我实在有些于心不忍。

            我拿起他的靴子,蹲在他腿边,“抬?#21462;!?p>  他?#35835;?#19968;下,旋即说,?#23433;?#38656;要。”

            “好人做到底,?#22836;?#36865;到西。医者父母心,身为你的老母亲,看着你这么折腾自己实在是不好。”我麻利的给他套上靴子,系着靴?#30001;?#22797;杂的绑带,自己则陶醉在伟大的情怀中,“我师父常说,医者要与病人共情,把病?#35828;?#20316;自己的亲人,时时处处想他们之所想,虑他们之所虑。”

            “李长安……”萧辰逸欲打断我。

            “我知道你不习惯别人给你穿鞋。其实吧,我也从来没给别人穿鞋更衣过。在来这白虎营之前,我其实都没怎么治过外伤,?#32922;?#26829;棒,剑戟斧钺这类的伤在燕都很少见,更别说你这样身上伤痕累着伤痕的了。”

            “李长安。”他又欲打断我。

            “你把我从凤营带回来的那天,我拿起铜刀手都在抖,生怕一个闪失断送了他们的性命。但是我转念一想,这白虎营中会动刀的只有我一个,若我自己先胆怯了,那些伤兵又该怎?#31383;臁?#25152;以我就硬着头皮上,但是这些日子下来,我发现我的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。原来许多不明白的理论,实践?#26032;?#24930;也能琢磨出几分。”我还在钻研着他靴?#30001;?#24102;子的绑法。

            “李……”萧辰逸第三次欲打断我。

            “比如师父很久之前就同我们说,医者无分?#20449;?#25105;之前还觉得这是句废话,但最近才发现,能做到如此,真真是需要很高的?#36784;紜!?p>  萧辰逸咳了一下,我抬头,发现他面上含着淡淡的笑意,“那李医官你?#36784;?#20960;重啊?#20426;?p>  “?#29301;?#25105;?#36784;?#24456;低,现在我正在努力把所有的人都看成大白萝卜。比如昨天我就把你看作一只俊俏的萝卜。”

            “萝卜和人明显不符。萝卜脆性,人身体柔软。这二者除了颜色再无别的相似之处了,亏你能把这二者想到一处。”萧辰逸微微笑起来甚是?#27599;矗?#40657;曜石般的眸中?#26538;?#28857;点。

            “哎?#21073;?#21035;?#24179;?#37027;些细节嘛,”我一挥手。“对了,你刚才?#22797;未?#26029;我是想说什么?#20426;?p>  ?#21834;?#20320;把左靴穿到我?#21307;?#19978;了。”

            “哦!”我定睛一看,确实如此,我自知理亏,乖巧地笑着给他脱下靴子,“嘿嘿,嘿嘿,失误,失误。我就说怎?#21019;?#30340;这么别扭。”

            又折腾了半天,我才给他穿上外衣和罩袍。他有一把浓密顺滑的乌发,只可惜栽到了我的手里,我折腾了半天,最终还是妥协地替他?#20260;?#26463;了一下。

            一出帐门,我便被营地中肃穆的气氛吓了一跳。大家面容疲惫且哀伤,营地正中陈?#21028;?#22810;兄弟的尸体,身上掩着白布,头在外边露着。见到萧辰逸,大家似乎瞬间放下了戒备,都不再压抑情绪,那些箭雨中连眼都不曾眨一眨的汉子们,一个个的红了眼眶。我站在紫容身旁,胸口很酸,眼泪莫名的就滚落下来。突然就想到柳锦的那句话,他们都是?#24895;?#36837;异的人,都有各自不同的过去。但这些兵士,他们再无未来。萧辰逸的眉眼凛冽,眸?#30001;?#22788;流?#39318;?#27987;重的悲伤。他走过去,蹲下,看看他们?#20102;?#30340;安详的面容,然后替他们盖上白布。有的将士铁面还未摘,他替他们摘掉,有的人鬓发散乱,脸上还有血迹,他替他们理好擦净。一个一个。欧阳鸣,栾凤瑜,他们都在旁边看着,有几个白虎营的军士低头匆匆拭去眼角的泪水。

            时间很漫长,却又仿?#40556;?#26159;一?#30149;?#33831;辰逸给最后一个白甲的凤营士兵揭下面甲,盖上白布,面具之下,那是一张稚气未脱的?#24120;?#21482;是个十六七岁的孩子,本可以有大把大把的好年华,可如今只能长眠在这?#26412;场?p>  萧辰逸起身,声音苍凉,在寒冷的北地中传的很远,“此次与大凉一役,对方兵力是我十倍有余。然众将士临危不惧,守住我北地,敌人大败,退回了函授关。此役,我方损失一千五百六十二人,白虎营二百三十二人,玄武营五百六十二人,凤营七百六十八人。许多将士埋骨函授关,?#23433;?#21040;完整的身体。他们皆是燕国的汉子,身随已逝,青史留名。一月之后,待我等攻破函授关,再祭告众兄弟在天之英灵。”

            北风呼啸,边地肃穆。大?#39029;?#40664;着掩埋亡者。休息养伤,新一批军士又补充到了白虎营和玄武营。萧辰逸回了我的医帐,他并未休息,径直取了一支笔和一本名册,坐在我桌后写着什么。我凑过去看,他在抄写一个个名字,一手字甚是漂亮,?#31449;?#26377;力,沉稳雄健。

            “为?#25105;?#25220;下?#31383;。俊?#25105;看着他的?#25104;?#23567;心翼翼地问。

            “我总想,燕国的子孙后代可以为这些在战场上献出生命的兵士们刻一片碑林,千秋百代之后,希望还能有人?#20146;?#20182;们,不需时时缅?#24120;?#20294;求不仅仅化作一捧黄土。我亦不是在抄,他们的面容和名姓早深深印在我的脑海中,自然流淌出来。”萧辰逸低垂眼眸,一笔一划写的十分认真。

            我又出去给几个伤?#34987;?#33647;,回来时天已微醺,萧辰逸终于抄完了,正在看一卷军略图。

            “什么时辰?#20426;?#20182;问我。

            “天将黑了。”我往药箱中填着药草。

            “嗯。”他又开始看军略?#36857;?#21435;取些饭来。”

            “好的。”我习惯性的应着,转身往帐外走。就在我快要掀开帐门时,我突然?#20174;?#36807;来,不对?#21073;?#36825;里分明是我的地盘,他凭什么气定神闲地在里面看书,还把我当作小厮一样呼?#26149;?#21435;?

            我转过身叉腰,挑衅的看着他,?#21543;?#24069;,医帐中铺位紧的很,你打算什么时候回你的?#39318;?#21435;?你身上的伤我可是?#21450;?#25166;好了。”

            ?#23433;?#24613;。”他端起碗,优雅地啜了一口水,“就我所知,你这?#39318;?#20035;是储药之地,往常没有病人会来。而且你这?#39318;由?#26159;暖和,我?#26131;?#20004;日。”

            “这不太方便吧”我尴尬的笑笑,正在想如何果决而又不失礼貌地把他赶回去。

            萧辰逸低下头,目光又回到了军略图上,显然不是很想继续和我掰扯下去,“无妨,我已经告知柳锦和几个事务官,有事来这里通报。?#30343;?#20040;不方便的。”

            我正欲发作,转念想想,这样也好,换药时我就不用再跑去他的营帐,便欢快地去给他取饭,一边说,“说好了,就住两日啊。”

          目录
          目录
          设置
          设置
          书架
          加入书架
          书页
          返回书页
          评论
          评论
          指南
          <menuitem id="im2vm"><object id="im2vm"><wbr id="im2vm"></wbr></object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<mark id="im2vm"></mark>
            1. <meter id="im2vm"></meter>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1. <listing id="im2vm"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     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