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nuitem id="im2vm"><object id="im2vm"><wbr id="im2vm"></wbr></object></menuitem>

    <mark id="im2vm"></mark>
    1. <meter id="im2vm"></meter>
      
      
        1. <listing id="im2vm"></listing>

          首頁 懸疑靈異 恐怖驚悚 詭案迷情

          第二十六章 白呂是誰?

          詭案迷情 古月曼麗 2007 2018-09-16 09:00:00

            夜風吹進窗戶里,整個特案組唯一亮著的是小唐面前的電腦,甄龍在一邊的沙發上已經睡著了,連著三天了,他眼睛都沒閉一下。

            小唐緊盯著電腦屏幕,一雙眼睛熬的又紅又腫,搜集來的資料他己經全部匯總了,可是在匯總的過程中他越來越緊張,越來越害怕,在這些枯燥的文字背后他仿佛看到了一個他不愿意去相信的事實。

            “龍哥,醒醒,快醒醒,我有發現。”小唐焦急著叫著甄龍。

            好不容易睡一會,甄龍不情的愿的睜開眼睛,“怎么了?”

            “老大他們有危險。”

            一聽到危險二個字,甄龍迅速從沙發起身來到小唐身后,“有什么發現?”

            小唐頓了頓說道:“你還記得當初宮姐査過白呂的背景,二年前她出過車禍。”

            “是啊,怎么了?”甄龍不解。

            “我己經問過她的父母、妹妹還有親朋好友,白呂車禍之后就失憶了,對以前的事情毫無所知,醫院說她是創傷應急綜合征導致的。醒來之后的白呂性情大變,誰也不認識,連她的父母她都不記得了。聽她同胞的妹妹白芯說白呂以前特別怕黑,連晚上去上廁所都不敢一個人,而且性格極其內向,不太愿意與人交流,總是喜歡一個人在角落里看書,就和現在的蘇玉差不多。可自打出了車禍之后,整個人就完全變了,性格爽朗不說,而且變的非常聰明,學習成績突然之間就提高了,以前教過她的老師還開玩笑說她是因禍得福,并且為人待事都顯的尤為老道,仿佛變了一個人一般。”

            “經歷了一場生死,難免會有性情改變的時候,這很正常。”甄龍道。

            “是啊,對于他的家人和她自己來說這無疑是一件很好的事情,可是巧的是白呂被送往醫院搶救的同時,還有另一個女孩也被送了過來,而且她們是同一個主治醫生,而這個醫生在做完她們的手術之后就失蹤了,更重要的是那個女孩死了。”

            甄龍看著小唐,隱約有些不安,“你想說什么?”

            “那個送來的女孩叫蔣夢,你絕對想不到她是從哪被送來的。”

            “哪里?”

            “寧都精神康復中心。”

            甄龍身子一僵,“怎么會是那個地方?”

            寧都精神康復中心只是湘城一家普通的精神病院,里面住的都是有精神方面疾病的病人,本不足為奇,可是十多年前有一個叫玄易的人被關押了進去,這個人并不是普通的精神病患者,他是血滴子一等一的頂極高手,也是讓全天下警察最為頭疼的一號犯人。他是一個十惡不赦的殺人惡魔,二十多年的時間里他殺人無數,手段殘忍,他還有個怪癖,喜吃人肉,這個人不僅生性兇殘,而且智商極高,在與他周旋的數十年間,無數的司法人員栽在他的手中。

            直到十多年前他在湘城警局自首,原因是他不想再殺人了,他想找個地方好好睡覺,因為他的行為和做法屬于嚴重的精神類障礙,再加上為了追查血滴子的源頭,所以他被關在了全城最大的寧都精神康復中心。直到兩年前的一天玄易突然變的狂躁,瘋狂的大叫道,‘此生已無憾,’接著便一頭撞在墻上死了,自此他與血滴子便一直成了迷。

            小唐說道:“蔣夢送來之后死了,而白呂活了,相差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,主治醫生偏偏失蹤了,而醒來后的白呂又性情大變,而且還有最最重要的一點,蔣夢和白呂的主治醫生曾經是整形外科的醫生,后來才轉去的急診,所以我不得不懷疑這個白呂還是不是真正的白呂。”

            “你是說……”

            小唐點點頭,“白呂和蔣夢之間一定有聯系,這世上哪有這么巧的事情。”

            “明天去一趟康復中心就知道了。”

            小唐嘆息搖搖頭,“也是這么巧,蔣夢被送往醫院的那一天,康復中心失火,死了很多人,蔣夢就是其中的幸存者,那場大火之后康復中心便關了,里面的人死的死散的散,如今要找恐怕不是簡單的事情。”

            “死無對證?”

            小唐陰沉的點點頭,“如果我的推測是真的,那么白呂跟著老大他們去燕門鎮絕對是從一開始就算計好的,無論是程會還是白呂自己,這趟旅行都是非去不可的,既然如此,老大他們現在一定很危險。而我現在最擔心的是老大他們還沒有察覺真正的危險其實就在身邊。”

            聽完小唐的話甄龍也仔細回想了一下這段時間與白呂相處的細節,尸體上有她的指紋、蘋果里也有她的指紋,可是卻仍舊無法治她的罪,并且還被她設計拿合照威脅黃諦,又將尸體上的指紋推卸的干干凈凈,還能說服那個老頑固郭沁,又能讓他們特案組有求于她,這種種絕對不是一個普通女孩可以做到的。

            像這種案子他們特案組的人都陷入了困境,她卻保持清醒的頭腦,從一開始就看到了事情的原委。

            “那怎么辦,老大他們聯系到了嗎?”

            “要不我們跑一趟吧。”

            甄龍點點頭,“我早就快憋不住了。”

            這時特案組的電話突然響了,這么晚了誰會打來,小唐一聽,“八爺?”

            電話那頭八爺的聲音有些急喘,“特事特辦,去找二隊的郭沁,立刻申請武裝進入燕門鎮,要快,我們撐不了多久,注意保密。”

            小唐還沒弄清楚怎么回事,八爺那頭已經掛了電話,甄龍一聽一秒沒耽誤立刻沖出了門。

            驚魂未定的小唐一屁股坐在沙發上,八爺這么厲害的人居然都要求助于二隊的武裝力量,他們在燕門鎮到底都碰到了什么?

            蔣夢,白呂,如果真的如他所想,那么白呂此次之旅到底是為了什么?若非程會的案子牽扯于她,只怕永遠也不會有人講這兩個名字聯系到一起。所以她才這么討厭警察吧,害怕自己的秘密有一天終將曝光。

          目錄
          目錄
          設置
          設置
          書架
          加入書架
          書頁
          返回書頁
          評論
          評論
          指南
          <menuitem id="im2vm"><object id="im2vm"><wbr id="im2vm"></wbr></object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<mark id="im2vm"></mark>
            1. <meter id="im2vm"></meter>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1. <listing id="im2vm"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      手机北京pk10app 二八杠洗牌顺口溜 北京pk10精准计划 现金水浒传手机棋牌 pk10全天计划免费版 时时彩组三规律破解 老时时龙虎和走势 彩票模拟投注器 河北时时开奖号码走势图表大全 9码倍投方案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 手机北京pk10app 二八杠洗牌顺口溜 北京pk10精准计划 现金水浒传手机棋牌 pk10全天计划免费版 时时彩组三规律破解 老时时龙虎和走势 彩票模拟投注器 河北时时开奖号码走势图表大全 9码倍投方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