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nuitem id="im2vm"><object id="im2vm"><wbr id="im2vm"></wbr></object></menuitem>

    <mark id="im2vm"></mark>
    1. <meter id="im2vm"></meter>
      
      
        1. <listing id="im2vm"></listing>

          首頁 懸疑靈異 恐怖驚悚 詭案迷情

          第二十八章 啞三

          詭案迷情 古月曼麗 2126 2018-10-27 09:00:00

            自打雪窖里的三個人匯合之后,陰沉的氣氛仿佛一下就消失了,白呂也沒有再愁眉苦臉,黃諦更是樂的喜上眉梢,連說話都快帶著唱調了。

            吃了東西,也休息夠了,前進的步子明顯快的多了,可是越往前走,白呂心里就越沒有底。她走在隊伍的后頭,邊走邊出神。

            她在想著這半年來她所經歷的一切,從那個夜里她收到程會的死亡視頻時,也許就注定了這場漩渦是她如何也躲避不了的。雅傀族被曝光了出來,殘忍的鐵處女,匪夷所思的蘋果樹,還有那個想要死而復生的圣女,這一切似乎都是在預示著一件事情……

            人類,對于自己的生命已經遠遠不滿足了,它們用盡一切手段,不管對錯,不管后果,只是為了生命無休止的延長,為什么?她不懂,這個黑暗又冷漠的人間有什么值得他們留戀的,在她看來,這人間不過是一場煉獄,人人都是鬼。

            “你們看,這地上有腳印。”沈天子的話打斷了白呂的思路。

            她走上前看去,地上果然有一雙腳印,雖看的不太清楚,但還是可以肯定這應該是一雙男人的腳。

            “會不會是傷你的那個人?”黃諦問道。

            “很有可能,我們一路走來,除了那個死去的血滴子,目前還沒有發現其它人。”一切說的這么自然,仿佛已然忘記沈天子并不知道她的身份,等她意識到的時候,沈天子已經轉過目光低沉的笑了,只是那嘴角的笑容卻讓白呂有些不舒服。

            黃諦站起身將白呂拉至身后,“你跟在我們后面,時刻警惕,我有預感,我們就快走到頭了。”

            三人沒有停留繼續往前走。

            正如黃諦所說,他們真的很快就走到盡頭了。但是眼前出現的景像卻令他們十分驚訝。

            雪窖的盡頭是一個圓形的冰屋,冰屋里四處都堆著金磚,這些金磚被搭成家具的模樣,有桌子、有椅子、有床、有一切的生活用品,這里看起來像是有人住,唯一一個不是金子的東西便是那盞油燈,正亮著。

            沈天子看著這些金子,深邃的眼神中讀不出情緒。

            白呂走到金床旁,那里有一床金絲織成的棉被,“有人住在這,這里就一定有別的通道,他總要吃喝拉撒啊,這個地方可滿足不了他的需求。”

            三人分頭開始在這間冰屋里找開關。

            突然之間三人同時轉過身,門口站著一個怪物模樣的人,他全身臟兮兮,頭發又亂又長,蓋住了臉,連男女都分不出。

            白呂看到他的手,她認出了那雙手,就是那個攻擊她的人。

            “你是什么人?”沈天子上前走了兩步。

            那人喉嚨里發出吼吼的聲音,聽不清楚,但可以確定是一個男人了。

            “你不會說話?”沈天子又問道。

            瘋男人搖搖頭,走到桌子前坐下,從懷里掏出一個死兔子,就這樣旁若無人的啃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“啞三?”白呂試探的叫了一聲,

            瘋男人有反應,抬頭看了一眼白呂,她看了白呂很久,好像是在回憶,這時他的目光轉移到了白呂的手腕,白呂知道他一定想起她了。

            沒想到他居然是村長口中所說的那個啞三,幾十年過去了,他把自己活成了怪物。

            “啞三,你從哪里弄來的兔子?”白呂問道。

            啞三不說話,低下頭繼續吃,那個畫面還是挺震撼人的。

            三人相互看了幾眼,慢慢的向啞三靠近,白呂是靠的最近的那一個,她慢慢的在啞三的對面坐下,“我在這里面走了好久,沒有吃東西,你能分我一點嗎?”

            啞三沒有吱聲,撕了一個兔腿扔給白呂,白呂二話沒說抓過兔腿就啃了起來,吃的滿嘴、滿臉、滿手都是血。

            啞三看了竟呵呵笑了。

            見啞三沒有敵意,黃諦和沈天子才慢慢走過去坐下,一張桌子正好坐下四個人。

            啞三又從懷里掏出兩根蘿卜扔給了黃諦和沈天子,白呂見了笑的牙都快出來了。

            黃諦一臉嫌棄,“這也太區別對待了,怎么就給美女吃腿肉,給我們啃蘿卜。”

            “啞三,你一直生活在這里嗎?”沈天子又問道。

            啞三停下撕咬的動作看了一眼身后的一堵墻,然后點點頭。

            眾人見他這般動作,內心早就激動壞了,這屋里果然有暗格,但是現下不是表現激動的時候。

            “啞三,你能給我看看你的手嗎?”白呂問道。

            啞三用一只手抓兔子,一只手沾著血就伸了過來,他一邊吃還一邊笑嘻嘻的看著白呂,惹的一旁的黃諦好不痛快,這年頭美女果然在哪里都好說話。

            白呂仔細看著啞三的手,他的手指烏青,指甲發黑,他長年待在這滿是金子的地方,想必體內也聚集了不少毒素。

            “你在這里待了多久了?”

            啞三吃完肉,用黑漆漆的袖子擦了擦嘴。

            “好多年了。”嘶啞的聲音就這樣毫無征兆的從啞三的嘴里發出。

            “你會說話?”黃諦驚道。

            “我都快忘記我自己還會說話。”

            這個發現可讓幾人興奮了一下,白呂忙問道:“你為什么要一個在這?”

            啞三悲切的聲音說道:“我要陪九娘。”

            “她在哪?”白呂問道。

            啞三警惕的看著三人,“你們不該出現在這個地方的。”

            為了避免啞三突然對他們產生敵意,白呂忙解釋道:“我們是被人陷害無意間從上面摔下來的,并不是故意打擾九娘安息。也不知道你一直執著的守在這里,這些年你一個一定過的很辛苦。”

            啞三搖搖頭,“我不辛苦,有九娘陪著我,他們說了,很快就會讓九娘醒過來。”

            “他們?”沈天子疑惑道,“他們是誰?”

            “可以救九娘的人,九娘很快就會醒過來了。”

            白呂有種不好的預案,這個九娘會不會就像燕門鎮的那個圣女?

            “他們抓了很多女孩是不是就是為了讓九娘復活?”黃諦問道。

            黃諦的問題剛一問啞三就像發瘋似的朝他撲過去,并發出歇斯底里的叫聲,“九娘沒有死,她只是睡著了,她只是睡的時間久一點,她沒有死。”

            這時房間的四周又傳來嬰兒的哭聲。

            啞三像著了魔似的放開了黃諦徑直走到一面墻跟前,只見他往墻里推動了一塊冰磚,一陣轟隆聲之后,冰磚的后面又出現了另一片景像。

          目錄
          目錄
          設置
          設置
          書架
          加入書架
          書頁
          返回書頁
          評論
          評論
          指南
          <menuitem id="im2vm"><object id="im2vm"><wbr id="im2vm"></wbr></object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<mark id="im2vm"></mark>
            1. <meter id="im2vm"></meter>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1. <listing id="im2vm"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     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一比分 蝌蚪网论坛 时时走势图技巧 11选五助手app下载 白沙娱乐场注册账号 pk10官网开奖历史记录 007足球即时比分 彩票极速赛车规律破解 51pk10免费计划网站 pc蛋蛋投注软件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一比分 蝌蚪网论坛 时时走势图技巧 11选五助手app下载 白沙娱乐场注册账号 pk10官网开奖历史记录 007足球即时比分 彩票极速赛车规律破解 51pk10免费计划网站 pc蛋蛋投注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