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nuitem id="im2vm"><object id="im2vm"><wbr id="im2vm"></wbr></object></menuitem>

    <mark id="im2vm"></mark>
    1. <meter id="im2vm"></meter>
      
      
        1. <listing id="im2vm"></listing>

          首頁 懸疑靈異 恐怖驚悚 詭案迷情

          第十章 紅魔

          詭案迷情 古月曼麗 2108 2018-11-22 09:00:00

            季白醒過來的時候人已經在鐵牢里了,他很詫異自己居然還活著,他以為在他最后一次掙扎時他會被丟進海里,從此在這個世界上消失了。他驚慌的站起身沖到門邊,門的那頭一如既往的寂靜,可是他卻再沒有那般平靜的心情,急促的呼吸出賣了他。

            這時他聽到遠處傳來腳步聲,除了鐵皮人的腳步還有另一個人的聲音,明顯與這里的人腳步不同,它是那么的堅定、有力,季白嘴角的梨渦揭露了他的興奮,他知道白呂沒死。

            門打開的時候他幾乎連想都沒想就將白呂一把攬入懷中,感受到她的溫度,聽到她的呼吸,聞到她身上的味道,這一刻是這么的美好,而這樣的美好竟讓他有些錯亂,他在心里居然感謝那個將他像垃圾一樣丟掉的父親,感謝這個讓人痛不欲生的囚牢,若非在地獄走了一遭,他何德何能可以遇到天使。先前種種都不重要了,只要懷里這個人在,只要她活著,什么都不重要了。

            安靜的牢房里又只剩他們兩個人了。

            “他們沒把你怎么樣?”季白的眼神就像一架掃描機一樣來回將白呂掃了個圈。

            白呂被他逗樂了,“我沒事,放心,很快,我們就可以離開這里了。”

            季白看著白呂,千言萬語都在他那雙清澈的眼睛里,他想了想再次將白呂攬入懷里,“謝謝你讓我遇到你。”

            白呂拍著季白的背安慰道:“我也謝謝老天爺讓我遇到你,季白,遇到你是我這一生……最大的驚……喜。”

            說一個謊言不難,難的是讓這個謊言永遠繼續下去,也許等待你的會是一千個謊言、一萬個謊言,也許到最后連你自己都不知道,你究竟說了多少假話,又說了幾句真話?

            季白松開白呂,清秀的臉龐突然暗淡了下來,低沉的聲音在白呂的耳邊像一絲絲發尖刺的又癢又難受,“外面的世界已經與我沒有關系了,但你不同,你有朋友,你有家人,時間久了你是不是就會忘記我?”

            白呂輕輕撫上季白冰冷的臉,笑道:“你就是我的家人,我的朋友,任何時候你永遠在我的第一位,季白,這一輩子……我不會放過你的。”

            季白第三次的將白呂擁入懷中,臉上的笑容是那么的燦爛,他都快忘記自己原來也會有這么高興的時候,仿佛這灰暗的天空即將被熾烈的陽光所穿透。

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干枯的手指上鑲著格格不入的紅色指甲,遠遠看去就像老樹的枯藤被染了顏色,可它的主人卻絲毫沒有察覺,反而十分欣賞它的杰作。

            急促的腳步聲打斷了她的自我欣賞時間,她十分厭惡的看了一眼來人,“什么事慌張成這樣?”

            來的人就是隔離人的那個小領導,脫下隔離衣果然是一幅油膩的長相,聲音還是那般尖細,“紅老板,有個女孩差點殺了我們的人,她讓我給您帶句話。”

            紅魔是這個黑鷹島的統治者,她的身份一直是個迷,平時她見人的時候臉上都戴著面紗,沒有人知道她長什么樣子,從哪里來,叫什么,所以底下的人都叫一聲紅老板,因為她總是穿著一身紅,涂著艷麗的口紅,染著紅色的指甲,她鐘愛紅色,而且是大紅色,跟血一樣的顏色,所以背地里大家就叫她紅魔。

            紅魔顯然沒明白他的意思,黑鷹島里怎么會發生這種事情,這個地方的死囚不都是行尸走肉嗎,一具會動的尸體而已,能有什么本事作亂,還要殺人?“你是不是還在說夢話?”

            那人知道紅魔做事狠辣趕緊解釋道:“不不不,紅老板,是真的,那女孩有自愈的能力,她身上的傷口全都愈合了,我們下的藥也都被她吸收分解了,根本不起作用。”

            紅魔聽著有了興趣,“這樣的事情你居然到現在才來跟我說?”

            “我……我不確定,所以今天帶來想要研究一下,可沒想到她那么厲害,我們的人都不是她的對手。而且她想跟您做交易。”

            紅魔越聽越覺得有意思了,“說來聽聽。”

            “她說不要再復活實驗室里的干尸了,那具尸體沒有價值,她可以提供更好的人選,甚至可以給您滿山的黃金,只跟您換一樣東西。”

            “她要什么?”

            “她要解藥,她要帶一個人走。”

            紅魔聽著心里打起了盤算,又問,“知道她是什么人嗎?”

            “她說她叫蔣夢,家住平安大街。”

            紅魔一聽這名子立刻從椅子上驚訝的跳了起來,動作幅度之大差點將臉上的面紗都給撕了下來,“你再說一遍,她叫什么名子?”

            那人被紅魔的反應給嚇倒了,結結巴巴的重復道:“蔣~蔣夢,住~平安~平安大~大街。”

            紅魔仿佛靜止了幾秒鐘,正當隔離人疑惑之時,她突然放聲大笑,那笑聲幾乎要把屋頂給掀了,笑著笑著她陰狠的眼神劃過隔離人的臉龐,“真好啊,膽子真大啊,我不找她,她自己找上門來了。她居然還活著,而且擁有了自愈的能力,簡直太不可思議了。你告訴她去,她的條件我答應了,把她帶來見我。”

            隔離人連忙應著聲,又好奇的問道:“紅老板,那女孩什么來頭啊?”

            紅魔一個眼神瞪過去,那人又不敢說話了,“這是你該問的事嗎,做好你自己的工作,其它的不問不看,否則你的眼睛和嘴巴也是不想要了吧。”那人趕緊低頭應著走了出去再也不問,他剛走,另一個人又走了進來,“紅老板,有外人上了島。”

            紅魔冷冷開口道,“都抓來,留一個活口問話,其它的都扔爐子里吧。”

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蘇玉看著灰沉沉的天空,心情差到了極點,“這個地方連白天黑夜都不分,也不知道小白到底怎么樣了?”她回頭看了一眼其它人,宮九還很虛弱,沈天子一直沒醒,大家都無精打彩的,各自找了個角落在休息,就連向來抵抗力強的八爺也覺得身體有些酸軟,無力的靠在那不說話。

            只有蘇玉,沒什么特別的感覺,只是有些口渴,其余的都很正常。

            手里的刀還握著,腦海里突然閃過一個疑問,第一次,真的是第一次,蘇玉有了懷疑的念頭。

          目錄
          目錄
          設置
          設置
          書架
          加入書架
          書頁
          返回書頁
          評論
          評論
          指南
          <menuitem id="im2vm"><object id="im2vm"><wbr id="im2vm"></wbr></object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<mark id="im2vm"></mark>
            1. <meter id="im2vm"></meter>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1. <listing id="im2vm"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      体育比分及时比分 正準三肖六碼期期準 大胸美女让男子看全身 pc28大小单双无视1314 pk10如何学会看走势 立博网上娱乐违法吗 百人炸金花怎么赢 乌克兰美女一万多钱 北京pk赛车10官网 东莞太子酒店小姐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 体育比分及时比分 正準三肖六碼期期準 大胸美女让男子看全身 pc28大小单双无视1314 pk10如何学会看走势 立博网上娱乐违法吗 百人炸金花怎么赢 乌克兰美女一万多钱 北京pk赛车10官网 东莞太子酒店小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