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nuitem id="im2vm"><object id="im2vm"><wbr id="im2vm"></wbr></object></menuitem>

    <mark id="im2vm"></mark>
    1. <meter id="im2vm"></meter>
      
      
        1. <listing id="im2vm"></listing>

          首頁 玄幻言情 東方玄幻 帝臺嬌:殿下太任性

          第五十章 對峙

          帝臺嬌:殿下太任性 畫骨驚 1320 2019-03-10 22:00:00

            “我以為我成功了,可是當我真的當上了極樂樓主的時候,我才發現,我走進了你設好的圈套。你算好了所有,算準了我會謀反,算準了其余人的心理,我怎么就忘了呢,影衛除了你的命令,誰也不聽啊。我怎么能自以為是的認為影衛是聽我的命令呢?哈哈哈,這就是你一早就算好的事啊……”

            宗政初啞著嗓子,一字一句的、直直看著花令羽的眼睛說:“你怎么可以這樣?我們哪里做的不好嗎?能讓你如此果斷的放棄我們……”

            說著說著,宗政初茫然的望著她,聲名在外的男人此時神情迷茫,再也沒有年少時期的野心勃勃,也沒有方才聲嘶力竭對峙的憤怒,就像一個被大人拋棄的小孩,茫然而又無措,就好像在問:為什么要拋下我?

            花令羽沉默,從某種意義上來,她的確是放棄了極樂樓。

            她指尖輕輕地摩挲著,眼眸微閃。

            宗政初繼續說:“你所放棄的我偏偏要把它做到最好,我要讓你知道,你放棄它是多么后悔的舉動!”

            如今的極樂樓早已不是當初的十二影會,足跡遍布各個地方,影響力在大陸上是首屈一指的。

            后悔么?

            花令羽輕輕一笑:“我很遺憾,但不曾后悔。”

            她想,要是極樂樓還在她手里的話,是不會達到現在這種高度的。

            “你比我更適合做樓主。”

            宗政初顯然對這個答案很不滿意:“如果注定要放棄,當初為什么要創建它?”

            花令羽抬頭看了看明光閃爍的夜幕,寥寥無幾的明星卻散發著耀眼的光,在黑夜中炙熱而明亮。

            她眼中倒映著星光,深邃而悠遠,清脆的聲音卻是十分干脆的回答:“當初可能腦子進水了吧。”

            長琴與宗政初皆一哽。

            “我沒有那么多的精力去管它,更何況,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誰,你覺得那些人會讓我把極樂樓發展起來?”

            那些人,自然指的是以四大門派為首的大陸各方,畢竟,妖女花翎之名可不是浪得虛名的。

            整個修仙界又恨又懼的存在,能打壓一點都是十分高興的。

            花令羽反問,并沒有抱怨的意味,只是平淡的在講述一個事實。

            宗政初抿了抿唇,眸光微沉,“你是覺得,我們只能夠與你同甘,不能共苦?”

            “呵……”花令羽搖了搖頭,“我從未這樣覺得。”

            “那為何又要放棄我們?”

            宗政初執著的問這一個答案。

            “既然已經知道結果,又何必執著于一個答案呢?”花令羽微微偏頭,語氣有些不解,“更何況,放棄還需要理由么?”

            需要么?

            宗政初臉色猛地一白。難以置信的看著花令羽,不相信這樣接近于絕情的話是她說出來。

            “夠了!”長琴忍不住打斷兩人的話,垂下眼不去看花令羽,對著宗政初十分認真的說:“小師叔從來沒有放棄我們。”

            宗政初下意識的啟唇反駁,沒等他說話,長琴又繼續道:“否則,怎么還會有影衛的存在呢。”

            輕飄飄的一句話,打碎了宗政初一直堅守的信念。

            他表情出現一絲龜裂,動了動唇,最終還是沒有說出一句話。

            半晌,他頹廢的后退了兩步,深深的看了看眼眸深處依舊淡漠的花令羽,一眼不發的扭頭就走。

            “嘖……”花令羽意味不明的勾了勾唇角,眼中絲毫笑意也無。

            “小師叔。”長琴微啞著聲音,轉過身,清雋的面龐上透著不解,“我不明白。”

            花令羽眼眸暗了暗,臉上也沒有了方才漫不經心的笑,聞言抬了抬眼。

            “為什么要說出那樣冷漠的話?小師叔明明不是那種人。”長琴迷茫的問,“而且,小師叔真的不再管極樂樓了么?”

            聞言,花令羽忍不住松了松表情:“我不是哪種人?長琴,我記得跟你說過,花翎從來都不是什么良善之輩。至于極樂樓啊,以后再說吧。”

          目錄
          目錄
          設置
          設置
          書架
          加入書架
          書頁
          返回書頁
          評論
          評論
          指南
          <menuitem id="im2vm"><object id="im2vm"><wbr id="im2vm"></wbr></object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<mark id="im2vm"></mark>
            1. <meter id="im2vm"></meter>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1. <listing id="im2vm"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      北京快3人工计划 澳客足球胜平负电脑版 下载重庆时时 谁有时时彩票计划群 我要机选投注 体彩山东快乐扑克3走势 乒乓球围栏 六开彩开奖结果118kj 黑龙江时时记录 外围pk10技巧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 北京快3人工计划 澳客足球胜平负电脑版 下载重庆时时 谁有时时彩票计划群 我要机选投注 体彩山东快乐扑克3走势 乒乓球围栏 六开彩开奖结果118kj 黑龙江时时记录 外围pk10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