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nuitem id="im2vm"><object id="im2vm"><wbr id="im2vm"></wbr></object></menuitem>

    <mark id="im2vm"></mark>
    1. <meter id="im2vm"></meter>
      
      
        1. <listing id="im2vm"></listing>

          首頁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彼岸花之十世情緣

          第三十二章

          彼岸花之十世情緣 不知明天的明天 2173 2018-10-26 11:59:40

            “太子,聽說九公主今天去郊區游玩,發現了寶藏,還送了一馬車到母后那!”

            “怎么,你眼紅了,放心,皇妹多多少少也會送東宮來的,到時候少不了你。”

            葛聽易看著黃欣靈笑了笑,看來姝兒這趟收獲不錯。居然讓一向淡定的太子妃都心動了。

            “太子,臣妾沒有,就是臣妾有些好奇,就是好奇,畢竟那么多的財務,不知道九公主怎么分配。”

            葛聽易看著一臉小心翼翼的黃欣靈,忍不住笑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“你啊!不用對姝兒這么客氣。你直接喚她皇妹就行,你到時候要是看上什么東西,直接去她宮里拿就行。”

            葛聽易替黃欣靈理了理發梢,可惜打臉來的太快。

            “太子,福新已經帶著人出宮了。還有,九公主派人來話說今晚就不回宮了,就睡在宮外了。”

            葛聽易忍不住大笑了,這真不愧是自己的皇妹。

            “等孤面壁結束,就帶你去皇妹那。”

            “多謝太子。”

            葛姝兒忍不住打了個噴嚏,到底是誰在背后說自己的壞話。肯定是二皇兄那壞蛋,也不知道二皇兄現在有沒有氣的發抖。

            “姝兒,你也讓表哥躺躺好不好,表哥也沒有躺在這么多的金銀財寶上。”

            葛姝兒鄙視的看著陳赫元,居然沒有經過自己的同意就躺了上去。

            “陳赫元,你幼不幼稚,你躺那對銀子上去,不要跟我搶金子。”

            劍心看在一旁看著半斤八兩不斷斗氣的兩人,一時不知道說什么好,還都是小孩,沒有見過世面,這多咯人,拿出一把金黃色的小凳子放在屁股下,悠哉悠哉的坐在上面。

            “公主,人都來齊了。”

            “東西都帶上了?”

            葛姝兒站起身,理了理衣服,鄙視的看著已經呆掉的眾人。

            “你們再看小心把眼珠子看出來。”

            葛姝兒一臉的得意,看二皇兄現在怎么在宮里顯擺自己有錢了。

            “把本宮交待的事辦好,自然不會少了你們的好處。”

            “諾!”

            眾侍衛齊聲喊道,震的葛姝兒耳朵疼。

            “行了,那你們就開始干活。福新,你帶他們去。”

            “諾!”

            眾侍衛拿著鏟子就進了屋,脫下外袍,盡量在天黑之前把地窖給挖出來。

            “表哥,你有沒有點出息,這么多人看著你,你怎么好意思躺在上面。”

            葛姝兒嫌棄的看著躺在金子上的陳赫元,多大的人了,居然還流口水。

            “表哥,你多少是德政王,注意一些形象。出去不要跟別人說你是本宮的表哥。”

            陳赫元完全沒把葛姝兒的話聽進去,隨手抓了個金子,就放在嘴巴里咬,這可是都是貨真價實的金子,過了這村就沒有這店了。

            趁著葛姝兒不注意,就往懷里塞。

            “表哥,你當真是本宮的表哥,怎么跟市井流氓一樣。”

            葛姝兒余光瞟見做小動作的陳赫元,嘴角不由抽搐了一下。

            “公主殿下。首輔大人跟首輔夫人來了。”

            葛姝兒一轉頭,就見紫蕊攙扶著陳老夫人往自己這邊走來。

            “孫女見過外祖父、外祖母。”

            葛姝兒向著兩人行禮,一臉得意。

            “外祖父、外祖母,你們怎么來了,姝兒這還亂著,等收拾好再請你們過來也不遲。紫蕊!”

            “公主恕罪。”

            最瑞跪在地上,不敢抬頭看葛姝兒。

            “姝兒,這不是外祖母聽人說你發現了寶藏,這不坐不住,想過來看看有什么需要幫忙的,跟紫蕊這丫頭沒有關系,是外祖母自己要來的。”

            話還沒有說完,就聽見陳躍宇底氣十足的聲音。

            “你這個沒有出息的東西,躺在上面舒服嗎?還不給老夫起來,丟人現眼的東西。”

            葛姝兒一回頭,幸災樂禍的看著陳赫元,叫你不起來,死活都要賴在自己的金子上面,活該。

            陳赫元聳拉著腦袋,垂頭喪氣的站起來,留戀的看著滿地的金子。

            “姝兒,你怎么還沒有把這些東西收起來,要是被有些心懷叵測的人惦記上了就不好。”

            陳躍宇狠狠的瞪了一眼陳赫元,實在是太丟老夫的臉了,幸好這里沒有熟人在。

            “外祖父,這不是庫房放不下,只能先放在外面。等六一他們挖好地窖,具把這些搬進去。”

            “表妹,你這傲視放不下,就搬到我那去。我那絕對放的下。”

            葛姝兒話都還沒有說完,陳赫元就搶過話。

            “表哥,你想的真好,就算本宮這擠死,也不會送給你去敗家的,劍心,把本宮表哥送出府,留在這里實在是太礙眼了。”

            “諾!”

            話音剛落,劍心就將陳赫元給拋出府了。

            葛姝兒滿意的聽著慘叫聲,一轉頭就見陳躍宇正打量著自己。

            “外祖父。”

            陳躍宇無奈的看著一臉撒嬌的葛姝兒。

            “你啊!也就只有你偶辦法收拾你那表哥。”

            “夫人,你在做什么?”

            葛姝兒看著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躺在金山上的外祖母,看來自己這貪財的性格是從外祖母這遺傳來的。

            “外祖父,你來的正好,姝兒不相信外頭的算賬先生,你幫姝兒算一下好不好。”

            葛姝兒兩眼亮晶晶的看著陳躍宇,無奈的只能點了點頭。

            “姝兒,外祖父幫你算賬,記得給外祖父工錢。”

            “那是自然。”

            葛姝兒手癢的想要伸手觸碰那飄逸的胡須,卻被陳躍宇一閃而過,手尷尬的停留在半空中。

            “你這老頭子,不就幾根胡須,用得著這么寶貝。”

            陳老夫人心疼的看著一臉的委屈的葛姝兒,轉頭就狠狠的瞪了一眼陳躍宇。

            “老夫要留在這幫姝兒清點財務,夫人你就先回府,姝兒剛讓人送過來的東西你還沒有放好吧!”

            陳老夫人一愣,想起自己那不成器的大孫子,咬了咬牙,不甘愿的從金山上爬起來。

            “姝兒,你可不要學你外祖母,知道沒?”

            “諾!”

            葛姝兒殷情地幫陳躍宇磨墨,看來只能偷偷的躺上去了。

            隨著一箱箱的財物清點完畢,翌日的太陽都要升起來了,眾人還是精神抖擻的樣子。

            “行了,你們今天都辛苦了,從紫蕊哪里領取你們的那一份,好好回去休息,等午時的時候就跟著德政王上街。”

            “諾!”

            葛姝兒回過頭,不知道陳躍宇什么時候睡著了,微微一笑,就讓福新扶人回去睡覺了。

            ‘紫蕊,你也不用伺候本宮了,等這收拾好了,你也回房好好休息。’

            “諾!”

            財物帶來的興奮感始終敵不過困意,葛姝兒搖搖晃晃的回到房,一躺下就睡著了。

          目錄
          目錄
          設置
          設置
          書架
          加入書架
          書頁
          返回書頁
          評論
          評論
          指南
          <menuitem id="im2vm"><object id="im2vm"><wbr id="im2vm"></wbr></object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<mark id="im2vm"></mark>
            1. <meter id="im2vm"></meter>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1. <listing id="im2vm"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     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