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nuitem id="im2vm"><object id="im2vm"><wbr id="im2vm"></wbr></object></menuitem>

    <mark id="im2vm"></mark>
    1. <meter id="im2vm"></meter>
      
      
        1. <listing id="im2vm"></listing>

          首頁 玄幻言情 東方玄幻 他與佛

          第八章 禍根

          他與佛 V老妖 2146 2018-10-26 11:58:11

            “……嗯”說完北曳就消失不見了。

            “誒~你這人怎么這樣呀?你都沒說你的名字呢。”修凡看著不見的北曳,嘟著嘴大叫。

            北曳已經回到了妖界。

            “清歌,最近你去悄悄跟著修凡,好好給我保護著他,他出現在這世上很危險,不管發生什么,大小事件通通立馬向我匯報。”北曳背后著清歌下達著一系列命令,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            “是,主人!”清歌說完就向后慢慢退去。

            卻聽見了北曳小聲的咕噥:“沒事兒笑得那么歡干嘛?”

            清歌:???我沒笑呀!算了,算了,帝王心海底針,摸不透。

            搖了搖頭退了出去。

            修凡將血液力量封印住過后,整個人都神清氣爽起來,不再擔心會被人識破,走起路來洋洋灑灑的,很快他們又回到最初長白山下的小鎮了。

            距離下山已經過半月,修凡還真的有點想念他那個嘮叨的師傅了。并且帶著一肚子的疑問想要問問師傅。

            “田雞,那個穿黑衣服的人,你認識嗎?”修凡突然扭頭看著天機。

            “不認識,但是有點熟悉,我好像在哪里見過,又想不起來了。”天機很茫然,想不出是在哪里見過他。、

            “真奇怪,我也是。我一看到他就覺得很熟悉,但是我分明又沒有見過他。”修凡努力的回想這個人,肯定了自己絕對沒有見過他:“當時他在那兒干什么呀?一睜眼就看見他了。”

            “要不是他,你早就沒命了,當時我和祁山蓮打得火熱,誰都抽不開身,夜魅見你好像動彈不得,悄悄摸到你那兒準備襲擊你,是那個人救了你兩次。”天機說起這個現在都還心有余悸,要是當時沒有那個人可怎么辦呀?

            “那你當時為什么不說?”修凡氣的大叫,連一句感謝的話都沒有說,還不知死活的調戲別人,啊~真是沒臉見人。

            “我當時看到你封印完成,一高興就忘了。”天機說著還略顯委屈的樣子。

            “啊~要死了。”修凡抱著自己的頭大步向前走去。

            “走這么快干嘛?你去哪兒呀?”天機在后面追著跑。

            “我要回家。太丟臉了。”修凡大叫一聲,就往山上跑去。他此刻好想師傅呀。

            兩人齊齊往山上跑去,渾然不知身后一直跟著一條小尾巴。

            清歌:尊主,被,調戲了?囧!

            很快兩人就要登頂了。

            就在這時,他們聽到了山頂傳來的打斗聲兩人相視一眼:“糟了,師傅。”

            天機瞬間化成一根天機棒拿在修凡手中,修凡大步上前,縱身一躍跳進了觀中,看著眼前這一幕痛心疾首,一群人正在圍攻長白老道,老道人身上已是多處傷口,血流不止。

            “師傅!”修凡大喝一聲,棍子一掃,趁其不備將兩人橫掃出了包圍圈,修凡找到突破口,來到師傅身邊,和師傅一起并肩作戰。“師傅,你怎么樣?還能撐得住嗎?”

            “無妨,你們還回來干什么?送死嗎?”老道人氣節,傻小子,不知死活?

            “我不回來是不是就再也見不到你了?真是沒義氣。發生這么大的事,也不傳信給我。”

            “這是為師的劫難,有你沒你都是要渡的。”

            “哼!”修凡不再理會師傅,專心對付眼前這群人。

            “你們倆敘舊敘完了?”為首的老大,長得那叫一個慘絕人寰,慘不忍睹啊。

            “大爺,您就別笑了吧,笑起來,真惡心。”修凡本來就一肚子的火,居然敢趁他不在,欺負他的師傅。

            “呵,好一個狂妄的小子。上!”

            一聲令下,所有的人蜂擁而至,就將修凡和師傅圍得嚴嚴實實的。修凡一邊護著師傅,一邊對抗敵人,左一棍子右一棍子,漸漸的開始突出重圍。

            慢慢的大家都開始避著修凡和他的棍子,他的每一棍每一棒,都沒有太多花俏的招式,但是都結結實實的打在了每一個人身上,沒有一棍落空,落在身上猶如鐵烙一般,痛苦不堪。

            “怎么可能?你的修為怎么可能可能比你師傅還高?你到底是誰?”為首的不可思議的看著修凡。、

            “行不改名坐不改姓,我是你修凡爺爺。”修凡趾高氣揚的看著對面之人。

            “狂妄至極,既然如此就別怪我對你們不客氣了。原本只是想討一樣東西,現在看來你們是不會輕易給了。”接著他大喝一聲“擺陣!”

            他身后的人就開始擺出了一個非常奇怪的陣法,嘴里念的都是上古咒語,腳步虛空而異常有規律。

            “修凡,你快走,這是上古禁術,此陣一開,必定有人死亡才可結束,你不是對手,趕緊走!”

            “我不走,要走一起走。”修凡執拗的站在原地,不肯離開,試圖想要打斷他們的陣法開展,但是都徒勞無功。現在修凡和師傅一起被困在陣法當中了。

            此陣正在開始吸收太陽之精華,陣中央開始出現一條巨大的光柱,越來越高越來越粗,沖入云霄,不一會兒天空開始烏云密布,電閃雷鳴。

            清歌趕緊將消息告訴北曳,這個可不是清歌一個人能夠應付得了的。

            修凡將師傅護在懷里,緊緊地抱住他。就在這時天雷滾滾,一道閃電突然劈下來,修凡轉瞬間將師傅和自己位置一轉,用自己的后背生生的接下了這道天雷。

            修凡痛的額頭直冒冷汗,但是卻一聲沒吭。咬緊牙關,死死的護著師傅。

            緊接著天雷一道接著一道,狠狠地劈在修凡身上,修凡痛的快要暈厥。

            “一凡,別護著我了,再這樣下去,你會死的。”長白老道,眼眶紅紅的,拼命要想推開修凡,但是修凡卻不肯撒手。

            “師、師傅,修凡本就是你一手養大的,你就像是我的父親一樣,我怎么能眼睜睜看著你受苦呢。”修凡嘴角溢出了一絲鮮血,虛弱朝著長白老道笑了笑。

            “傻小子。”長白老道慈愛的看了看修凡,伸手輕輕在修凡身上一點,封住了修凡的穴道,修凡瞬間就動彈不得,睜大眼睛看著長白老道:“不要啊,師傅。”

            “這次讓我來吧!”說著就將自己和修凡的位置互換。

            修凡咬緊牙關死命的想要沖破師傅封住的穴道。眼看著一道巨大的天雷劈了下來,師傅用手蒙住了修凡的眼睛,將修凡護得嚴嚴實實的,承受了致命的一擊。

          目錄
          目錄
          設置
          設置
          書架
          加入書架
          書頁
          返回書頁
          評論
          評論
          指南
          <menuitem id="im2vm"><object id="im2vm"><wbr id="im2vm"></wbr></object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<mark id="im2vm"></mark>
            1. <meter id="im2vm"></meter>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1. <listing id="im2vm"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     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