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nuitem id="im2vm"><object id="im2vm"><wbr id="im2vm"></wbr></object></menuitem>

    <mark id="im2vm"></mark>
    1. <meter id="im2vm"></meter>
      
      
        1. <listing id="im2vm"></listing>

          首頁 現代言情 豪門世家 悶總裁的追妻路

          第10章 連時間都治愈不了的傷

          悶總裁的追妻路 莫三少的妻 3127 2018-10-26 11:38:45

            農浩放了周雨彤三天假。

            周雨彤回公寓一覺睡到了中午,起來發現冰箱什么都沒有,撇了撇嘴,拿起鑰匙跟錢包走了出去。

            一小時后,周雨彤一手提著一大袋東西往公寓走。

            ‘怎么感覺里面有聲音?’

            “出門沒有關電視?’

            ‘………她根本就沒有開電視啊。’

            “嘶……”周雨彤倒吸了一口冷氣:‘小偷?’

            周雨彤假裝鎮定的打開了門,小心翼翼的走進去。

            額………

            誰能告訴她眼前的是怎么回事?

            本該在S市的金宇坐在沙發上,他腿上有一臺筆記本電腦。

            這也就算了………

            為什么馮文軒這腦殘也過來了!!!!

            而且還翹著二郎腿坐在她的沙發上看著電視,手里還拿了個蘋果在啃…………

            周雨彤不敢相信的眨了眨眼睛,咽了下口水。

            確定眼前的不是幻覺之后。

            把她手上的東西一扔,跑過去金宇旁邊摟著他的脖子:“哥哥,你怎么會有時間過來?”

            “怎么?不歡迎嗎?”金宇把電腦合上放一邊,拉著她到自己的身邊坐著。

            “怎么會?我最喜歡哥哥了。”她靠在他的肩膀上。

            “嗯。”

            “哥,好想你。”周雨彤依賴性很強,更何況因為小時候一直都是哥哥陪著她,她就更加的依賴金宇了。

            “咳咳咳………”馮文軒假裝不經意的咳了咳。

            他這么大個活人坐這里她沒看到嗎?

            臭丫頭眼里只有自己的哥哥了。

            再怎么說他自己也是帥哥一枚呀,怎么在她面前自己就這么沒有存在感呢?

            “軒老大你怎么來了?”周雨彤看見他努力刷存在感的樣子。

            本姑娘大方,勉為其難的跟他說句話吧。

            “小寶貝,我跟你哥一起來的好嗎?你這個這個重哥輕友的人。”

            “哦,哥哥吃飯了嗎?”周雨彤看了他一眼,轉頭對哥哥笑著問。

            “啊……這日子沒法過了。”馮文軒在抓狂。

            誰能想到他堂堂S市黑幫的老大,居然被一個小姑娘吃得死死的。

            而且身為他兄弟的人還在旁邊一聲不吭的。

            啊………啊………

            氣死他了。

            欺負他沒有妹妹是吧。

            “嗯?餓了?”金宇掃了一眼她剛剛拿回來的那兩袋東西,里面有菜和零食。

            “嗯,剛剛就在外面吃了一點點。”

            她想著買東西回來之后自己煮的,所以就在外面隨便吃了點墊了一下肚子。

            “你先坐著,哥哥進廚房給你做吃的。”金宇從袋子里面把菜拿出來,站起來往廚房走去。

            “宇,我也餓了。”馮文軒在他后面喊。

            “自己想辦法。”金宇頭也不回的說。

            “吼吼吼………不帶這樣過河拆橋的。”這句話引起了馮文軒的不滿。

            是誰說過來這邊可以包吃住的?

            “軒老大,你不去找你的小美人,在我家看電視干嘛?”周雨彤瞇起眼睛看著他。

            “喂喂喂!別用你那色瞇瞇的眼神看著我,我對你可不感興趣。”馮文山雙手摟著自己的手臂。

            “我呸,這是赤裸裸的鄙視好嗎?你玩女人都玩到A市來了?”

            “小寶貝,話不能這么說,大家都是成年人,這種你情我愿的事很正常,更何況他們也不虧啊。”

            “哦?怎么個不虧法?”

            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馮文軒,你要是教壞我妹妹,我扔你去非洲!”廚房里金宇伸出頭說。

            “唉,妹控的人真可怕。”馮文生無奈的搖了搖頭。

            “切,你這是羨慕嫉妒恨。”周雨彤挑邂的瞟了他一眼。

            “我…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我明白,這是你沒有妹妹的悲哀,你體會不到的。”周雨彤一副很理解的樣子。

            “你說說看,我要是被你氣死了,你有什么好處?”

            為什么他們兩個每次見面,她都是一直在懟他。

            “這好處可就多了,比如你死之前,我可以把你錢全部移過來我這邊,你死了之后我去你地盤攪得雞犬不寧,還有就是……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停停停………別說了,現在我連死都不敢了。”

            “嗯?”

            “我連死的想法都沒有了。”

            “這還差不多。”

            “果然小寶貝還是舍不得我死的。”馮文軒屁顛屁顛的走過去周雨彤身邊坐下。

            “no ,no ,no,no ,no。”周雨彤伸著一只手指左右擺了擺:“結婚紅包,孩子滿月酒,孩子以后玩具錢,不是一筆小數目。”

            “你……你……你看中的是我的錢?”

            “以前不是,現在出來社會了才知道錢來的不易,所以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所以你把注意打我身上了?”

            “怎么?不可以?”

            “咳咳咳………宇,趕緊叫救護車!我氣血攻心了。”馮文軒看見金宇從廚房出來了。

            “要死別在這,晦氣!”

            “……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哈哈哈哈。”果然是我哥,一語驚人!

            “過來,我煮了面條。”金宇對她招了招手。

            周雨彤一臉得意的走過去:“謝謝哥哥。”

            “你們!狼狽為奸。”

            金宇瞪了他一眼:“再說一次每個次試試。”

            “嘻嘻,我錯了,錯了,用詞不當用詞不當啊。”馮文軒嬉皮笑臉的說。

            金宇平時發火都連兄弟不認了!

            更何況現在簽連的是他妹妹。

            識時務者為俊杰!

            大丈夫能屈能伸!

            “廚房還有,想吃自己去盛。”金宇拿起紙巾遞給周雨彤。

            “哇。”馮文軒飛快的跑進去廚房,生怕金宇等一下會反悔似的。

            要知道金宇的手藝說是六星級的都不為過。

            可是偏偏這小子不是每次都下廚。

            今天算是拖了小寶貝的福了。

            “慢點吃,又沒人跟你搶。”金宇寵溺的對她笑。

            “哥,你廚藝又進步了,以后也不知道哪個女孩子有這個福氣天天可以吃到?”周雨彤已經快速的吃完了手上那碗了。

            金宇聽見她這句話眼神閃爍了一下,也不知道她知道自己的事會不會被嚇到?還是會歧視?不認同?

            周雨彤抬頭看見金宇若有所思的樣子,她的手在他眼前擺了擺:“哥,怎么了?”

            “沒事,還要嗎?”金宇搖了搖頭。

            “嗯。”

            三個人簡單的吃了飯之后在沙發上坐著。

            “小寶貝,你要不要去把妝給卸了?”馮文軒小心翼翼的問。

            他可不可以說是因為看不習慣?

            “怎么?很丑?”周雨彤無辜的眨了眨眼。

            “怎么會!”馮文軒知道她整人的就喜歡眨眼睛:“只是覺得你天生麗質!化妝一點都不好看!”

            “喲?你居然會夸人了?”

            “你…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哥哥,等一下我們要出去嗎?”周雨彤扭頭問。

            “你想出去嗎?”金宇看了看時間的,已經下午四點了。

            周雨彤搖了搖頭,她本來打算回來煮飯吃了之后追劇的,然后明天再出去玩的。

            “那就不出去了。”

            “OK,那我去卸妝。”周雨彤跳了起來玩臥室走去。

            周雨彤卸了妝出來。

            馮文軒又驚訝了:“宇,小寶貝確實是個尤物,值得你費盡心思把她藏起來。”

            每次他看見她素顏都忍不住驚艷。

            “你敢打她主意試試!”

            “反正你遲早有一天要把她交給別人,倒不如交到自家兄弟手上。”馮文軒打趣笑道。

            “我金宇什么時候淪落到連自己的妹妹都養不起了?”

            “咳咳咳,你以后不打算讓她嫁出去?”

            “她想嫁就嫁,不想嫁我可以養她一輩子。”

            周雨彤聽見哥哥說養她一輩子,她坐在他身邊,摟著他的手吸了吸鼻子:“世上只有哥哥好,有哥的孩子像塊寶。”

            金宇看了一下手機:“今天星期五。”

            “嗯。”馮文軒點頭,轉身一想:“小寶貝,你今天不用上班?不會是你老板發現你中看不中用,把你給炒了吧。”

            “哼!就你話多。”

            不說話沒有人把你當啞巴。

            “怎么回事?”金宇放開了她的手,讓她自己坐在那里。

            周雨彤暗想不好,金宇推開她都是因為他生氣了。

            只有他生氣的時候不會讓任何人碰他,就連她都不行。

            可是她又不能把這段日子發生的事都告訴他,不然他一定會查個水落石出。

            到時候………

            周雨彤光是想想都覺得那場面可怕。

            還是算了。

            “我今天心情不好,所以請假了。”周雨彤把雙腳放在沙發上,雙手摟著自己的小腳。

            “有人欺負你?”

            周雨彤搖搖頭。

            “工作上的事。”

            她還是搖頭。

            “你不說那我就去查。”金宇擔心她會被人欺負,拿起旁邊的手機打電話。

            “哥,我………”周雨彤拿過他的手機放了下來:“我夢見他來找我了。”

            她的身體輕輕的一顫。

            可是金宇還是看見了。

            他心疼的摟著她:“沒事,哥哥保護你,絕對不會再發生類似的事!”

            他絕對傷害不到你,就算拼了我這條命,我也一定護你周全。

            馮文軒也是知道她的事的,看見她連笑都很勉強的樣子,他也沉默了。

            想不到那么多年過去了,她反應還是那么大。

            可是他回來了,他們再怎么保護,他還是會出現在她面前,只不過看什么時候!

            一想到這,馮文軒皺著眉頭看向金宇。

            正好對上金宇那看著他的眼神,兩個人的眼神交匯,達成了一種默契。

            周雨彤知道她說這件事出來之后,是不用再擔心他會去查她這段時間的事了。

            可是她還是低估了他帶給她的傷害,明明還沒有看見他,提起他的時候,她還是會害怕,由心而發的傷害。
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目錄
          目錄
          設置
          設置
          書架
          加入書架
          書頁
          返回書頁
          評論
          評論
          指南
          <menuitem id="im2vm"><object id="im2vm"><wbr id="im2vm"></wbr></object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<mark id="im2vm"></mark>
            1. <meter id="im2vm"></meter>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1. <listing id="im2vm"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     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