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nuitem id="im2vm"><object id="im2vm"><wbr id="im2vm"></wbr></object></menuitem>

    <mark id="im2vm"></mark>
    1. <meter id="im2vm"></meter>
      
      
        1. <listing id="im2vm"></listing>

          首頁 耽美小說 現代耽美 魔法戀語之戰

          第三章 兇殘少年

          魔法戀語之戰 陌憨柒 3426 2018-10-26 11:55:00

            天臺位置好,月輝毫無阻礙地灑下,連帶院子里的景致也被照亮,是個敘舊聊天的佳地。

            兩人小時候住在一個大院里,對彼此都很熟悉,湊在一塊聊了很多小時候的趣事,卻對長大后他們的模樣只字不提。

            即便如此,兩人也算相談甚歡,聊完小時候就聊即將開始的慈善拍賣會,直到一道不和諧的聲音插了進來,打斷兩人的交談——

            “咦,這不是蘇氏集團的蘇總嗎,好巧啊,蘇總這臉白的,該不是抹了胭脂遮黑?”

            “就算遮黑那咱蘇總也是真絕色,這不,都淪為廢物了,還能受到上頭的重點關照,老厲害了。”

            “狂不起來了就以色事人唄,真以為他有多……唔!老子的牙!誰TM……”

            某勛貴捂著崩了顆牙后血水直流的嘴,驚駭地望著腿還沒收回去的秦思,瞬間后退五米遠,哆嗦地看著秦思,“秦秦……你你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是你?”蘇聞朝一出聲,那人就嫉恨地望了過來。蘇聞朝嘴角勾起個涼薄的笑,負著雙手,眼神蔑視地看著他,“你是哪家的二世祖?”

            被叫做二世祖的某勛貴下意識搖搖頭,居然轉身逃跑了!

            蘇聞朝: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臉都露了還想跑?天真。

            “他是趙老的外孫,趙一清,帝都有名的二世祖,據說日常愛好就是到處詆毀你,”秦思拍拍褲腳,眼神輕蔑,“但是每次見了你就跟老鼠見了貓,哼唧一聲都叫喚不出來。”

            蘇聞朝一頭黑線,“……我和他有過節?”

            秦思搖頭,月輝下的眸子似裝了星辰,“純屬嫉妒。”

            “???”蘇聞朝不是很能理解。

            秦思雙手撐在欄桿上,眺望朗朗月輝下皎潔空茫的夜空,思緒飄遠,走了會兒神,“拍賣會快開始了,我們入座吧。”

            兩人座位離得遠,便分開各自就坐。

            拍賣會上所拍得數額會全數用作慈善活動,眼看一件件拍品被拍走,上半場也臨近結束。

            蘇聞朝拿下上半場最后一件拍品,就將號牌交給了王秘書,在幾十號人的注視下起身離開了會場。

            那蒼白的面色、虛弱的模樣看上去就跟病貓沒區別,導致人群中的財狼虎豹們神色各異,心里小算盤撥得溜起。

            秦思望著他的背影,猶豫一會兒,見陳叔寸步不離跟著他,想想還是留在了自己的位置上……

            月光灑進走廊,留下一地清輝。

            蘇聞朝忽地停下腳步,掩唇輕咳兩聲,朝著陳叔的方向微微偏了偏頭,“陳叔,我渴了,麻煩您拿瓶水過來,我在這兒等您。”

            陳叔左右望望,看不到別人,便只好道:“我去去就回,少爺您別亂走。”

            蘇聞朝點點頭,“嗯。”

            待陳叔走遠,蘇聞朝就若有所思地拐進了旁邊的院子,“出來。”

            “不得不說,你確實有讓人嫉妒的資本。”聲音從背后傳來,蘇聞朝轉過身,卻什么都沒看到,不禁蹙眉。

            那陰陽怪氣的聲音還在繼續:“才華、容貌、膽量造就了一個人人稱贊的蘇聞朝,可惜啊,如今的你,就是一個廢物!”

            蘇聞朝認得這聲音,“趙一清,你少裝神弄鬼。”

            “哈哈哈……你果然是都忘了,就算你曾經被封神又怎么樣,如今連我的位置都捕捉不到,你現在就是一個任人揉搓的廢物!”

            聲音陡近,蘇聞朝心里升起不好的預感,“趙一清,公然觸犯界管局盟約,后果你比我清楚。”

            趙一清笑容陰森,語氣暢快,“可我不是公然觸犯啊,我私底下做的事情,誰能發現?蘇聞朝,你去死吧!”

            蘇聞朝面前突然出現一條發著光的裂縫,來不及反應,后背就受了一掌,跌向那條詭異的裂縫。

            在被推向那條裂縫時,蘇聞朝空白了倆月的腦海里突然閃過一幅幅血腥的畫面,那是某個鎮在某種力量下被毀滅后的場景……

            不及深思,就腦子一痛,暈了過去。

            眼看裂縫就要完全合攏,趙一清臉上出現亢奮和猙獰混雜的表情,極盡丑陋。

            咔嚓……清晰分明的斷骨聲傳來,趙一清低頭,就見自己的右手臂不自然地彎曲著,遲來的疼痛灼燒著他的神經,卻發現自己根本出不了聲,余光瞄到一張清秀溫軟的面容,眼中扭曲的恨意頓時都變成了驚恐。

            少年淡淡地瞥他一眼,邁步進入裂縫,和光芒一起消失在院子里,仿佛不曾來過一樣。

            趙一清卻跟見了鬼似的,滿面驚惶的三步一滾地逃走。

            陳叔拿著一瓶礦泉水笑呵呵來找自家少爺,沒見到人就進了院子,感受到空氣中殘留的那熟悉的氣息,臉色一變,“陣門!”隨即震怒,“是誰!!!”

            一個勁兒往鼻尖鉆入的清香像是騷擾,迫使蘇聞朝悠悠醒來。

            他撐著地坐起來,眼神環顧四周,末了,整個兒都有點不太好。

            一覺醒來他就從酒店花園穿越到了原始森林,但是地球上的蘑菇再怎么長也不會有一米高!

            五顏六色的大蘑菇撐開傘蓋誘惑他去采摘,一只半米長的黑色青蛙不小心撞到蘑菇桿,被兜頭灑下的熒光粉迷了個七葷八素,原地轉圈兒,然后咚的一聲仰頭栽倒,昏迷不醒。

            蘇聞朝: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異世界嗎?

            艸!趙一清那個狗逼!玩陰的啊!很好,看老子出去活撕了他!

            呃……蘇聞朝驚訝地閉上嘴,揉著胸口一臉不解:這些粗鄙不堪的詞誰教我的?念頭冒出的為何又如此的……順暢?

            他試著站起來,還好,身上沒傷,腳也沒崴,走路不成問題,但是……特么的!這里的花草是不是發育過剩啊,全都比人高!

            他避開蘑菇,扒開肥碩的草葉子,就見一條黑色的手臂長短的毛毛蟲正抱著一片葉子啃的歡快。

            蘇聞朝: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他第一次見到那么大的毛毛蟲。

            奇怪的是,他居然一點也不怕,心里莫名還有種詭異的熟悉感。右手下意識握了握,卻抓了一把空氣。

            蘇聞朝怔了怔,自己剛才是想握住…武器?為什么是武器?

            他抱住頭,腦海里一如既往的空白。

            等等!

            流火扇!魔武裝!

            這里是……魔武大陸?

            不對……我既能來,為什么身上沒有出現象征魔武士的魔法書?

            不對勁,很不對勁……

            人類大陸即地球與許許多多異世界鄰近,每個世界都有其自然法則,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,或者從一開始,人類大陸上出現類似陣門的時空傳送通道,能將人類傳送到各種各樣的異世界。

            從異世界回來的人類身體素質會提升百倍,受到界管局的監管,他們不阻止人類進入異世界,但是不允許從異世界回來的人傷害普通人。

            當然,所謂監管不過是一條盟約約束,又不是真的一對一監視管理,那么就總有些人會想要越線,比如趙一清。

            蘇聞朝現在沒心思考慮趙一清是自發傷人還是被挑唆的,因為他看到那條黑色毛毛蟲朝著自己的方向眼冒綠光。

            他冷汗瞬間就下來了。

            魔獸!

            要完……那蟲唰的一下越過他,跳向他身后一株嫩草,撲到剛長出來的嫩芽上,咔吧咔吧吃的美滋滋。

            蘇聞朝: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原來是只吃素的魔獸。

            他稍稍放了心,舉目四望,結果啥也看不清。

            “陳叔應該已經發現我失蹤了,這里草木太深,我又半點自保能力都沒有,亂走實在不明智,萬一遇到只吃葷的魔獸……呸呸呸,晦氣!”

            話音剛落,蘇聞朝就覺得前方稍遠一點的草叢里傳來了些不一樣的動靜,頓時寒毛直豎,土著人還是魔獸?

            事實證明,蘇聞朝今兒的運氣不大好。

            那蜿蜒游蕩而來的怎么可能是人!那暴露的紅棕色甲殼讓他心里直發毛。

            蘇聞朝哆哆嗦嗦摘了片葉子,掩耳盜鈴似的把自己藏到葉子后面,心里卻意外平靜。

            都淡定得有些詭異了,就好像他曾經歷過無數次這樣的險境,再次面對時已然能面不改色。

            還有那曇花一現般莫名其妙的記憶,以及陸韶安打上門來取流火扇的事情,又何嘗不是處處透著詭異?

            這重重迷霧,就像自己丟失的那部分記憶一樣,讓人看不清理不順,于是只能受錮于棋盤上,任人擺布!

            如果能活著回去……誒?

            皎皎月輝下,一人從天而降,姿態閑適,仿佛是從那輪碩大的圓月里跳出來的一樣,衣裳華麗繁復,青光流轉,讓蘇聞朝一時看得怔住:土著人???

            那人微微側頭,看見躲在葉片后面探頭探腦的蘇聞朝,呆萌的臉頰上出現一個小酒窩,笑容特別甜。

            蘇聞朝呆住。魔武大陸的土著人不長這樣吧?

            少年翩翩落下,一腳踩向那只千足蟲魔獸,啪唧一聲,腳落處碾碎了一灘肉泥,那只巨大的蜈蚣抽搐幾下,就徹底歇菜不動了。

            蘇聞朝:“……”

            這人長得清秀溫軟,看上去軟萌好欺,沒想到這么的…彪悍,不,兇殘!

            少年握著從蜈蚣尸體里掏出來的血淋淋的發光圓珠子走向蘇聞朝,笑容甜美無害,獻寶似的伸出手,“給你。”

            蘇聞朝心里有些發毛,沒接,他總覺得眼前的少年有哪里不對勁,就不太正常的感覺。

            少年見他不接,抿抿唇,滿臉都是不高興,想強行把獸丹塞到他手里,手伸到一半發現獸丹上臟污的血,恍然大悟地高興起來,抬指點上獸丹,從指尖流出清澈的水流,將獸丹上的血污全都沖刷干凈。

            蘇聞朝已經不知道該作何反應了,心里無波無瀾,甚至不覺得意外,等少年將洗干凈的獸丹遞過來的時候,他半分抵觸也無,伸過手去,但是……

            少年不知想到什么,忽然縮回手把獸丹塞到自己嘴里,然后撲過去捉住蘇聞朝快準穩地親了下去。

            蘇聞朝:“!!!”

            砰!

            后腦勺著地的蘇聞朝暈乎乎吞咽了下,整個人頓時如遭雷劈,然而眼尾濕潤嫣紅,毫不自知地勾人。

            喂完獸丹本來都已經打算起身的少年被迷了下,復又捉住蘇聞朝的雙手,在他唇角和眼角各親了下,臉上漾著非常非常甜的笑容。

            蘇聞朝:……艸!為什么老子心里會冒出縱容的感覺來啊臥槽?!!!

          陌憨柒

          小劇場:   卿十五:誰不正常?   蘇聞朝:……我…我覺得那只毛毛蟲大的不正常QAQ   ~~   日常:蠢作者打滾賣萌求收藏~   鞠躬~謝謝~

          目錄
          目錄
          設置
          設置
          書架
          加入書架
          書頁
          返回書頁
          評論
          評論
          指南
          <menuitem id="im2vm"><object id="im2vm"><wbr id="im2vm"></wbr></object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<mark id="im2vm"></mark>
            1. <meter id="im2vm"></meter>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1. <listing id="im2vm"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     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