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nuitem id="im2vm"><object id="im2vm"><wbr id="im2vm"></wbr></object></menuitem>

    <mark id="im2vm"></mark>
    1. <meter id="im2vm"></meter>
      
      
        1. <listing id="im2vm"></listing>

          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杀手,请莫醉了

          第10章 两?#35828;?#20934;备

          杀手,请莫醉了 天某妖 3227 2019-03-10 22:00:23

            “不错嘛,稍微打扮下就跟换了个人似的~少女杀手?”

            ?#21834;?p>  无忘的面部肌肉一动也不动地沉默着,但因烦躁而散发出的压迫感却十分强烈。

            然而,笑得灿烂的奚绮颐像毫不在意似地为他摆弄着衣领,显得很是兴奋。

            “结果还是让我进来了,你果然挺期待这次约会的嘛~”

            奚绮颐退后一步,上上下下地打量着无忘。

            九点零八分,奚绮颐早早来到了无忘家中,手里捧着各种服饰和化妆品。无忘对这明明空不出手却还能精确撬开特制锁的家伙,也只空有无奈的份,还是经过了一番讨价还价才勉强回绝了化妆。

            他长叹一声,抬起双臂,打量着袖子与衣摆:“我说,就平常那身真的不行么?”

            奚绮?#27599;?#21521;无忘,欢脱的语气中多了坚决:“绝、对、不、行!那么朴素的平常穿穿可以,但你现在是要见姑娘诶?要和一个春心萌动的小女生约会诶?#30475;?#25198;太素太朴是绝对不行的哟?”

            “唉……”他对此感到十分疲倦似地将手扶上了额头,“约会什么的……真的不是啦……”

            跟双一样不会撒谎呢。奚绮颐淡淡一笑,一脸“你觉得我会信吗?”的表情。

            黑与白交错成艺术?#21450;傅某?#34923;,显出不算宽厚但也挺拔的胸膛,米色风衣和浅棕色长裤将无忘的身形衬得更为修长。头发经奚绮颐修剪成了平顺有型的凌乱。因不怎么晒太阳而白净的皮肤并不需要粉底或保养,清秀端正的容貌其实连淡妆也没有上的必要。把本就不长的胡子剃掉后,哪怕说他是模特来的也一点不过。

            “那么,你的计划是?”

            无忘收起苦闷的表情,掏出诺基亚点开行程表:“吃过午饭,十二点在老地方碰面,然后就是跟着那孩子随便走,最晚大概二十一点多结束。”

            “精确的条目只有一个碰头时间?不合格。”

            “这不是委托啊……咱那一套就别搬到平常来啦。”

            奚绮颐轻声笑了出来,不过无忘并找不到玩笑的笑点何在,只得略感无语地移开了视线。

            “不过……”忽然,比?#32422;?#30702;半个头的奚绮颐向前迈出一步贴了上来。以?#21019;?#29454;物般的眼神,带?#21028;?#35768;狡黠的笑意盯着无忘。仿佛藏着危险的冷笑令他不禁脊背一凉。

            奚绮颐冷笑一声,紧接着伸出左手指捏住无忘的下巴,不待对方后退就立刻前倾身子压了上去。盯着逐渐难以维持无表情的无忘,笑容显得愈发邪魅:“我也没想到身边还藏着你这么个货色啊,搞得我都想先下手为强了,怎?#31383;?#21602;?”

            瞬间感受到威胁的无忘下意识就想一个箭步脱身。但刚抬起脚,对方却已经?#32769;?#19968;步勾过脚尖将?#32422;?#38145;在原地。

            怎?#31383;歟?#21147;气比不过,脚动不了的话什么动作也都别想。

            无忘飞速思索着如何脱身?#20445;?#19968;个想法如?#20937;?#33324;在脑海中浮现出来。

            “那个……”他尽腰部最大的力气将身子往后仰以远离奚绮颐,“说起来,为什么你会有这么多男装呢?看你平常也没怎?#21019;?#21834;。”

            ?#25670;潰俊?p>  本来只是想尝试转移话题来脱身,但无忘没有想到的是,奚绮颐在听到这话后表情瞬间冻结,两颊也罕见得飞快染上了红晕。

            “我、我只是,看到款式还不错,就、就想给?#32422;?#35797;试。你、你看嘛,女性穿男装?#24425;?#31181;时尚,对吧?”

            无忘愣愣地看着完全破了功的奚绮颐,虽然不知道缘由,但似乎?#32422;?#25214;到了个突破口。心里不禁带起了笑意,逐渐产生了?#20843;?#20415;说点什么没准就能突破这个烦?#35828;?#23478;伙了”的想法。

            “嗯……不会,是双的吧?”无忘嘴角微微一挑,勉强摆出了一个生疏的坏笑,已经是他所能办到自认为最合适的表情。虽然感觉很可能并不会有多少效果……

            “怎怎怎怎么可能啊!你你你别乱想啊!”

            嗯?出乎意料的激动。无忘的心里笑意愈浓。

            “为什么你会?#20852;?#30340;衣服呢?#33510;擰?p>  “什么都!没!有!警告你别胡思乱想啊!“

            “唔,真是?#38391;?#21602;……”

            “不!是!啦!”

            嘴角难得因愉悦而上挑的无忘,并没有意识到奚绮颐会露出这同样难得的反应的原因。

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一个住宅小区中,因为是周六,所?#38405;呐乱?#32463;九点半,阳光明媚的街道上,行人依然寥寥无?#28014;?p>  寂静之中,一个简朴的房间内,一?#25442;?#21457;少女?#35328;?#26089;醒来,正对着镜子不断换各种角度,仔细观摩身着的服装,旁边的床上还摆着若干件其他款式。

            上一次和人出去玩是什么时候呢?漓玲记不得了,但也无关紧要。

            虽然待选的衣服有十一件之多,不过这已经是她除校服外的全部了。这个数量对于少女来说可能确实偏少,但要是看到她的房间只有基本生活家具、墙壁是清一色的廉价白粉刷、仅靠一个?#25442;?#22918;品的梳妆台才有一?#21487;?#22899;闺房的感觉,那也能理解了。

            明亮的阳光透过没有窗帘阻挡的玻璃射下,取代了电灯而让单调的房间亦显得光亮温?#21834;?#28435;玲拿起一件淡蓝色的风衣套在身上。这是去年过冬时母亲送给她的。

            细腻的面料、精致的纺织、袖口及衣摆都绣有细腻简约的薰衣草图?#30130;?#26080;论是外观还是保暖都比漓玲平常穿的那身呢绒大衣好了许多。在她的所有衣服里,这件大概是?#20998;首?#22909;的了,所以漓玲也一直没舍得穿出去。不过现在,她的目光停在了这件珍宝上。

            “他……会?#19981;?#36825;件吗……”

            然而,漓玲口中喃喃出声的下一刻,她的双?#31456;?#19978;涌现出绯红,连连甩了甩脑袋打断了?#32422;?#30340;思绪。

            漓玲慢慢抬起了头看向镜子。镜中身着淡蓝色风衣的少女表情里还隐隐含?#21028;?#35768;青涩。因为身高几乎没怎么长了,所以依旧十分合身。只是漓玲本人貌似并没有意识到所谓的“人靠衣?#21834;薄?p>  应该,还可以吧……要不就这件了?

            漓玲又有点不?#21028;?#20284;的换了换各种角度,唯恐有什么被?#32422;?#30095;忽的缺陷。

            直到又过了五分钟,以至于感到有些累了,她方才垂下双臂长叹一气,而后如释重负地一屁股坐到床上。

            “无忘……”漓玲“嘭”地往后一仰,仰面躺在了床上,“到底是什么人呢……还有,这种感觉……“

            从认识到现在方不过一个星期,两人却好像是忘了对方许久的老相识。?#32422;?#20026;什么对他完全提不起戒心呢……漓玲仍想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            她呆呆地望着有些年头的天花板,心里尽是一种道不出的情绪。

            “呼——”又是一声长?#23613;?#28435;玲将?#32422;捍哟?#19978;撑起。

            衣服选好了,也没有什么需要再准备的,不知道接下来的这些时间该怎么过,因而不禁对七点多就起来的?#32422;?#30053;感无奈。

            百般无聊地环视着一成不变的房间,漓玲的目光落在了几个放在书桌上的小纸包,那是奚绮颐给她的药。

            突然失去意识昏倒,肢体不时隐隐约约感到没有知觉……早与无忘相遇的前几个月,身体就已经出现了这些异样,但漓玲一直将之认为是贫血。

            说实话,她现在还对奚绮颐的诊断半信半疑,但药还是会吃,身体倒也没出现异样,更况症状似乎真?#20852;?#22909;转。

            那个晚上,直到最后奚绮颐?#19981;?#35828;是贫血,也只道“不成问题”这样模棱两可的?#21834;?#29616;在的药说是治标不治本,日后奚绮颐会有新药给她,并打了包票?#32422;?#33021;治好,不收任何费用。

            ?#20843;?#28982;有点凶,但感觉?#24425;?#20010;好人……”

            漓玲揉了揉眼,而后举起双臂,像猫一样伸了个懒腰。不知为何,她对奚绮颐?#26576;信?#20063;很是信?#21361;?#20107;实也印证了她的想法。

            接下来,就是静候预定时间得到来了。

            灰发少女再次翻身侧躺在床上。刚准备闭目养神?#20445;?#21475;袋中传来的震动令她又睁开了眼。

            漓玲掏出一部不知什么牌子的老人机,?#32842;?#19978;显示着一条来自“姬之云”的新信息:

            “怎么样怎么样?”

            “什么怎么样?”

            “约会啊,都准备好了没有啊( ̄▽ ̄)~”

            “导游而已啦。准备好了,不用担心,?#28982;?#22836;问到他电话就万事大吉了。”

            “?连对方电话都没有?姑娘你心还能再大点嘛?要不要我找人给你当保镖?”

            “千万别。?#21028;?#21862;,知道你好,我会小心的。”

            “我是真的不想相信你……算啦,好好玩,有事马上叫我。”

            “知道啦,那拜拜。”

            将手机随手塞回口袋中,漓玲直接顺?#31080;?#19978;了眼。平静的思绪中起了些许波澜。

            万一,?#32422;?#30495;是被骗了呢……万一身体真的不乐观呢……万一……

            ?#25300;兀?#21703;啊啊啊——”

            不知不觉间涌出的诸多想法令刚躺下的漓玲猛地翻身,一脑袋埋进枕头中发出了烦躁的呐?#21834;?p>  “噗哈……哈……”一个人闹腾了若干分钟,终于消去些混乱的漓玲抬起头,深深喘了口气。

            起身下床,拉开椅子坐在梳妆台?#21834;?#30475;着镜中刚刚被?#32422;?#24324;乱的浅灰秀发,漓玲不禁发出了一声无奈的叹息。

            “感觉,?#32422;?#37117;有些奇怪了呐……”

            拿起梳妆台上的一把木梳,解开辫子缓缓地梳理,口中的轻喃小声到仿佛?#32422;?#20063;无法听清。

            宁静、单调但温馨的房间中,悄然多了一丝美酒般的笑意。

            “玲,准备吃饭喽。”

            “啊,来啦。”

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目录
          目录
          设置
          设置
          书架
          加入书架
          书页
          返回书页
          评论
          评论
          指南
          <menuitem id="im2vm"><object id="im2vm"><wbr id="im2vm"></wbr></object></menuitem>

            <mark id="im2vm"></mark>
            1. <meter id="im2vm"></meter>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1. <listing id="im2vm"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     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极速时时号码 新疆时时评测网 四川时时走势图结果查询 江西新时时彩论坛 安徽体十一选五走势图 老时时开奖记录 北京pk赛车 上海时时乐有技巧吗 星力送50打到150 //speedTimer.push(new Date().getTime());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极速时时号码 新疆时时评测网 四川时时走势图结果查询 江西新时时彩论坛 安徽体十一选五走势图 老时时开奖记录 北京pk赛车 上海时时乐有技巧吗 星力送50打到150